我与人民军队共庆生丨罗好:二次入伍逐梦军营,再披战甲不改初心

作者 | 侯梦菲、董鹏<\/p>

青年兴则国家兴,青年强则国家强。青年一代有抱负、有担任、有身手,国家就有出路,民族就有期望。为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5周年,即日起,@南部战区 联合羊城晚报·羊城派开设“我与人民戎行共庆生”专栏,聚集人民戎行底层一线的青年奋斗者,叙述戎装报国的青年武士扎根兵营、奋力托举新时代强军作业的生长故事。敬请垂注!<\/strong><\/p>

——编者<\/strong><\/p>

“父母一向期望我能从军入伍,并在部队建功立业。”第75集团军某空中突击旅军器器件员兼文书罗好骄傲地说。罗好出生于8月1日,天然生成就与戎行结下了不解之缘。<\/strong>2014年,刚拿到大学告诉书的他活跃响应号召、顺畅从军入伍,但两年后,因所在单位调整变革,他只能暂别期望、惋惜退役。军旅生计一向是罗好心中的诗和远方,2019年顺畅完成大学学业后,他带着一腔热血,再次从军入伍。<\/p>

吹角连营挥不去,再披战甲逐梦来。关于二次军旅生计,罗好期望自己不忘入伍初心,能够在部队一向干下去。<\/p>

带着惋惜暂别兵营<\/strong><\/p>

罗好记住,小时候过生日,父母都会问自己:“伢子,你的生日是八一建军节,长大了送你去部队从戎好不好?”就这样,父母在他心里种下了一颗从军报国的种子。<\/p>

2014年,19岁的罗好一起拿到了大学告诉书和入伍告诉书。一番纠结后,罗好决然挑选了从军入伍,追逐绿色的军旅梦。<\/strong>入伍后,罗好执役于三亚警备区某海防营。因政治坚决、军事才能过硬,他在入伍当年就经过保镳执勤选拔,并被上级安排参与重要执勤使命。<\/p>

2015年5月,上级安排预提指挥士官炮长专业集训,每个连队只要两个引荐名额,罗好便是其中之一。收到集训告诉时,罗好特别高兴,“这意味着我有很大几率能够留队,完成长时间在部队执役的期望”。集训的半年多里,各种理论、军事练习安排密布,教育非常严厉,罗好却乐在其中、干劲十足。<\/p>

<\/p>

为了进步练习成果,罗好常常给自己的练习加量。“宁跑五公里,不跑四百障”,可罗好却常常跑四百米妨碍练习自己,不断打破体能极限。这段阅历,成了罗好军旅生计最值得回味的片段。2016年3月,在集训的毕业查核中,罗好从近百名战友中锋芒毕露,取得了第5名的成果。当年8月,他又被评为“优异义务兵”。<\/p>

但是,伴随着这些荣誉一起来的,还有一纸指令:因单位调整变革、转隶交代,罗好和战友需求提早一个月退出现役。<\/strong><\/p>

武士,以服从指令为本分!虽然心里充满了不舍,罗好和战友们坚决服从指令、荣耀退役。“其时退役太匆忙了,甚至都没能跟战友们好好离别,这也成为我军旅生计留下的仅有惋惜。”就这样,罗好带着惋惜和不甘,暂别兵营。<\/p>

二次入伍体现杰出<\/strong><\/p>

退役后,罗好把惋惜深深埋在心底,重回学校,持续完成学业。“大学期间,我的被子一向叠成豆腐块。即便退役了,我也时间以武士的规范要求自己。我信任,我早晚还会回去的。”罗好说,身处学校,但兵营中练习、交锋、执勤的一幕幕总是在他的脑海中环绕。<\/p>

2019年7月,大学毕业后,罗好得知退役武士契合条件可二次入伍的音讯,再次报名参与直招士官二次入伍。更令他高兴的是,弟弟也跟他相同挑选从军。<\/p>

<\/p>

再次穿上念念不忘的戎衣,听着了解的号角,罗好仍旧热血沸腾。“二次入伍,既是新兵也是老兵。”罗好说,他心态上觉得自己是新兵,行动上则以老兵的规范时间要求自己。<\/strong>在为期三个月的集训中,他不时争榜首、处处作榜样,并在集训完毕后荣获“优异直招士官”的赞誉,给自己第2次军旅生计开了个好头。<\/p>

两次入伍的阅历,罗好也在调查身边的“变与不变”。“与榜首次入伍比较,自己长时间在部队执役的初心没有改动。”罗好说,改变的是,在强军梦的呼唤之下,身边有更多高学历、高才能的年青战友。<\/p>

虽然优异的战友许多,罗好仍旧体现杰出。2020年,他以学员的身份参与了旅安排的军器员主干集训。2021年,他就站上讲台担任教练员,为全旅的军器员安排理论授课、实操教育,并被评为“优异教练员”。因为体现杰出,他还荣获“四有优异个人”。<\/p>

关于未来的军旅生计,罗好的规划明晰且坚决:此前因部队调整变革曾暂别兵营,往后一定要踏踏实实持续走下去:“假如能够,我期望自己能够一向在部队干下去。”<\/p>

兄弟比拼更早建功<\/strong><\/p>

罗好即将在兵营里迎来自己的第六个建军节和生日,但让罗好形象最深入的仍是在兵营过的榜首个建军节。“2015年7月,单位在建军节前夕安排了一次60公里户外战备拉练。”罗好说,接近结尾时,我们膂力耗费严峻,脚上也磨了不少泡。但随着一声哨响、“整体调集”,每个人都在党旗下进行讲话,“想想赤军革新老前辈,这点苦能够坚持下来”。而上一年的建军节,罗好则参与了单位安排的“重温入党誓词”活动:“战友们聚在一起,叙述入伍初心,共享抗震救灾、抗洪抢险的故事,让建军节更多了一份典礼感。”<\/p>

<\/p>

本年建军节,罗好说,因为大部分战友都在外执行使命,自己担任留守作业,本年的建军节或许没有从前热烈:“但能在作业中度过建军节和自己的生日,相同也有异样的含义。”<\/strong><\/p>

罗好也给自己定下了“小方针”和生日期望:比弟弟更早建功受奖。虽然兄弟俩从属不同的兵种,但都想在军事体能上一较高下,父母也一向期望兄弟俩在兵营中锻炼过硬身手,提前建功立业:“我们俩约好,到了年末看谁先建功受奖,把喜报寄给父母!”<\/p>

南部战区威望发布<\/p>